导航菜单

家庭农场发展 需要怎样的财金支持

?

家庭农场的发展仍然不足。与其他新的业务实体相比,在技术支持,资本投资,生产和销售方面仍然存在很大差距。为了加快家庭农场的发展,在振兴农村中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必须采取多管齐下的方针。其中,对金融和金融等政策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家庭农场的发展迎来了新的机遇。

几天前,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发布了11个部门《关于实施家庭农场培育计划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以鼓励具有长期稳定农民意愿的农民扩大经营规模,发展各种经营方式。家庭农场,并开展各种形式的合作。与工会。

家庭农场享有政策观点,并与其在农村振兴中的独特地位密切相关。

下来,家庭农场是小农。就是合作社和农业综合企业。家庭农场作为小农户的升级版,比小农户具有一定的规模效应和较强的抗风险能力。他们可以进行标准化生产,产品质量相对稳定且可控;与小农户相比,可以实行集约化管理,可以更好地节约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当家庭农场发展到一定规模时,一些家庭农场将成为合作社或农业综合企业。

中国人口众多,人均耕地仅为欧盟的十分之一,是美国的四分之一。这种资源end赋决定了中国是执行农村振兴战略还是发展现代农业。在欧洲发展大型农业和大型机械运营,发展家庭农场,提高农业运营效率是更不现实的。适应国情,还可以通过促进小农与现代农业发展之间的有机联系,激发所有小农的生产积极性,加速农村产业的振兴。特别是,与农业龙头企业相比,分散的家庭农场可以更好地储备资源和分散风险。例如,最近的生猪生产能力缺口,如果中国的养猪业完全依靠一些大型养猪企业,那么大型企业一旦有了仔猪,就会导致供应量下降,导致市场价格下跌。剧烈波动;并且分散到许多家庭农场,不仅可以扩大养殖规模,并使猪的繁殖多样化,即使少数家庭农场有仔猪,也不会影响整个市场供应。换句话说,大型企业和家庭农场就像大树和草之间的关系,它们并存以具有良好的生态环境。

虽然目前我国经农业农村部门认定或备案的家庭农场近60万家,此外还有很多未经认定、备案的家庭农场。即便如此,家庭农场的发展仍不充分,与其他新型经营主体相比,在技术支撑、资金投入、生产销售方面还有较大差距。要加快培育发展家庭农场,发挥好其在乡村振兴中的重要作用,必须多管齐下。这其中,财政金融等政策的支持必不可少。

财税政策

必须进一步完善和落实

家庭农场属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由于其调动的是家庭力量,受资金、技术、人力等各种因素制约,盈利能力不强,经营起伏较大,发展初期需要财政给予扶持和帮助。这种扶持和帮助,既要体现在创办家庭农场的积极性调动上,也要体现在项目申请建设上,还应体现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的税收减免和财政补贴上。

为此,《意见》明确,“鼓励有条件的地方通过现有渠道安排资金,采取以奖代补等方式,积极扶持家庭农场发展,扩大家庭农场受益面。”这里,财政采取以奖代补方式,既可激发小农户创办家庭农场的热情,也能让家庭农场直接受益,对培育更多家庭农场,具有积极意义。在项目申请建设方面,《意见》提出,“支持符合条件的家庭农场作为项目申报和实施主体参与涉农项目建设。支持家庭农场开展绿色食品、有机食品、地理标志农产品(,股吧)认证和品牌建设。”无论是作为项目主体申报项目,还是进行产品认证和品牌建设,对家庭农场提高产品质量、增加产品附加值、提高产品知名度、推动家庭农场可持续发展,都有莫大(博客,微博)好处。在税收减免和财政补贴方面,《意见》给了家庭农场主一个“定心丸”,“对符合条件的家庭农场给予农业用水精准补贴和节水奖励。家庭农场生产经营活动按照规定享受相应的农业和小微企业减免税收政策。”用水有补贴,节水有奖励,还有农业和小微企业减免税收政策护航,这么多直接给家庭农场主带来真金白银收益的举措,将会显着降低家庭农场经营成本,提高产品利润空间,提升家庭农场主持续经营信心,并会吸引越来越多有意愿的农户,加入到发展家庭农场的队伍中来。

家庭农场贷款的可得性

必须进一步增强

发展家庭农场,需要流转土地,需要添置农机具,需要购买饲料、化肥、地膜等农资,有的家庭农场还需要在农忙时支付一些工资……凡此种种,都需要钱,都对家庭农场主的资金实力提出考验。通常,做家庭农场的人大多是有志向、有抱负、有头脑、有激情的小农户,这些小农户资金积累有限,完全靠自我积累的资金发展家庭农场,很难持续推进下去。因此,金融支持必不可少。

为了解决家庭农场发展中的资金问题,《意见》首先在抵押物方面给出了思路,“家庭农场通过流转取得的土地经营权,经承包方书面同意并向发包方备案,可以向金融机构融资担保”,应当说,这对家庭农场主而言是个非常大的利好,它不仅解决了家庭农场信贷融资缺少担保物的问题,还让原先“闲置”的土地经营权,“流动”起来,可谓一举两得。

不仅如此,《意见》还对金融机构提出了明确要求,“鼓励金融机构针对家庭农场开发专门的信贷产品,在商业可持续的基础上优化贷款审批流程,合理确定贷款的额度、利率和期限,拓宽抵质押物范围。”家庭农场生产经营的项目,有其特定的农业周期,对家庭农场的信贷支持显然不能简单套用既有信贷产品。要匹配家庭农场的产品周期,必须研究当地家庭农场的产业分布、产销周期,因地制宜、因“场”而变,确保在家庭农场需要资金时,能获得资金支持;在贷款需要偿还时,产品销售收入也恰好到账。由于家庭农场本身就是普惠金融支持对象,因此银行贷款的利率只要能微利保本、实现商业可持续就可以了;放贷流程也需优化,以确保农户能及时拿到资金,不耽误农时。

虽然土地经营权可以作为融资担保,但在实际操作中,有些家庭农场未必能顺利备案。对于这些什么抵押担保物都没有的家庭农场,《意见》指出,可以“开展家庭农场信用等级评价工作,鼓励金融机构对资信良好、资金周转量大的家庭农场发放信用贷款”。家庭农场数量较多,对其中信用良好、资金周转量大的家庭农场,发放信用贷款,不仅可以让信用变“现”,还能在家庭农场中产生示范效应,对促进乡风文明也有积极作用。

当然,担保体系在增强家庭农场贷款可获得性方面的作用,不容低估。如果全国农业担保体系能发挥担保的杠杆作用,通过担保,放大信贷倍数,那么,将会有更多家庭农场享受到信贷支持。为此,《意见》指出,“全国农业信贷担保体系要在加强风险防控的前提下,加快对家庭农场的业务覆盖,增强家庭农场贷款的可得性。”对农业担保体系业务覆盖面提出要求,意在希望农业担保体系能覆盖更多家庭农场,帮助更多家庭农场摆脱融资难困境。

家庭农场的风险保障需求

要进一步得到满足

家庭农场生产经营的项目,大多集中在种养殖业上。台风、龙卷风、地震、疫病、虫害等各类灾害,都容易给家庭农场带来损失。因此,要分散或转移风险,必须引入保险机制。

然而,农业保险普遍赔付率高,对保险公司而言是亏损买卖。若从纯商业角度出发,保险公司很少愿意涉足农险。也正因为如此,此次《意见》特别对保险提出要求,“继续实施农业大灾保险、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探索开展中央财政对地方特色优势农产品保险以奖代补政策试点,有效满足家庭农场的风险保障需求。鼓励开展家庭农场综合保险试点。”细心的人注意到,无论农业大灾保险、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还是地方特色优势农产品保险以及家庭农场综合保险,后面都跟着“试点”二字,说明农险的开展确实比想象的难,很多家庭农场急需的保险,都必须通过试点,才能积累经验,逐步推广。这其中,财政的角色不能缺位,“探索开展中央财政对地方特色优势农产品保险以奖代补政策试点”,就是财政支持农险发展的一大尝试。

作为新兴农业经营主体的重要力量,11部门出台《意见》,发力培育家庭农场,说明有关方面已将农村发展的立足点放在了小农户身上,意在通过财政、金融、保险等多方面政策支持,让那些有长期、稳定务农意愿的小农户能够稳步扩大经营规模,逐步发展成为规模适度、生产集约、管理先进、效益明显的家庭农场,加速推动我国小农生产质效提挡升级。

(责任编辑: 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