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侨乡儿女司徒月棠: “把生命交到祖国需要的地方”

?

■斯图尔特月塘的照片,由摄影师《解放军报》拍摄。

这位一丝不苟的制图师在制图时从不出错。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在航空测绘后台,许多女性操作员的工作是用航空照片制作地形图。斯图亚特岳塘(Stuart Yuetang)是每天用精致的笔在图纸上画成千上万条曲线和各种地形符号的先进工作者之一。她画了许多地图,从未犯过任何错误。她因其杰出的工作赢得了许多奖项。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变成了一个独生子女。虽然斯图尔特岳塘(Stuart Yuetang)在广州家中接受记者采访时已经到了晚年,但他仍然精神矍铄,特别是回忆起他从国家航空管理局五班毕业后被分配到测绘总局航测队做转学工作的那些不平凡的日子。他的眼里充满了喜悦。谈到获奖的经历,她总是谦虚地说,“我有功勋,获奖了。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两个“司徒”千里迢迢从侨乡出来,再次相遇

司徒月塘1933年出生于江门开平市赤水镇。司徒祁雨比她小三岁。她住在赤水镇,离赤水镇30多公里。两人直到加入志新中学(现在的志新中学,原本是一所女中学)并成为三年级丙班的同学才认识。后来,他们一起北上参军,被分配到中国航空公司5班13班。毕业后,岳唐被分配到测绘总局航测队,在国内行业工作。祁雨在行业外工作,被分配到燃料工业部(后来分为煤炭和石油两大部)。他经受住了严酷沙漠和戈壁的各种考验,成功地完成了一项又一项艰巨的航测任务。

现在,两个侨乡的一个儿女住在广州,另一个住在美国。10月13日,司徒齐宇漂洋过海来到广州,参加“1952年广州妇女故事”展览的开幕式。两人又相遇了,画面开始移动。

组织委员会成员带头北上参军,树立榜样。

根据司徒月塘的记忆,在20世纪40年代的抗日战争期间,她和母亲逃到香港寻求庇护,后来去了新会县(现新会区)的叔公家,在那里她的学业被暂停了很长时间。幸运的是,大哥当时是乡绅。他坚持孩子们必须去上学。在老大哥的帮助下,司徒悦堂来到广州,初中第二天作为寄宿生参加了转校的活动。

当时,斯图尔特岳塘的母亲已经去世,他的父亲又在加拿大成家立业。斯图尔特岳塘(Stuart Yuetang)的生活主要由他在广州的哥哥和嫂子支撑。

三年级毕业后的暑假正好是解放军测绘学校招聘到广州的时候。斯图尔特岳塘(Stuart yuetang)参加了广东华侨中学的招聘会,深受感动。“我很早就加入了共青团(当时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1年我是新会县的团员,也是致新中学的组织成员。”当时,司徒岳塘毫不犹豫,立即报名参军。“我是这个组织的成员。我必须带头以身作则。这个国家需要士兵。我们应该把我们的生命奉献给祖国需要的地方。”据了解,当时致新女子中学三年级有五个毕业班,共有180名学生,共有25名学生参军。

1952年9月15日,一群15岁或16岁的男女高中生登上一列从广州开往北方的火车,前往中国东北沈阳,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测绘学校。

在往北的路上有许多小插曲。斯图尔特岳塘与记者分享了这次旅行最激动人心的故事。“当时,我和一个同学在火车站的餐厅吃早餐。我们没有注意到火车已经开动了。我们冲出餐厅,沿着轨道追赶火车。”幸运的是,火车启动时速度并不快。斯图尔特月塘(Stuart Yuetang)和他的同伴们成功地抓住了火车上的门把手,顺利地进入了他们所在的车厢。

十张给普通话说得好的广东女孩的“校正卡”

经过几天几夜的坎坷旅程,从广州应征入伍的54名“广东女孩”终于抵达沈阳,并被航空中学五班录取学习“航空摄影测量学”等专业。从祖国的南端到北端,从没有饭吃的广东,到有大馒头或高粱米吃的东北,这群广东女孩难免不习惯饮食和气候等生活习惯。当地的老同志们额外照顾新兵。司徒悦堂说,“广东人习惯吃米饭,而沈阳人更喜欢吃高粱米饭。学校的老同志自愿放弃大米给我们吃。”

除了食物和饮料,这群广东士兵还需要通过语言障碍。为了纠正他们的口音,说好普通话,学校领导想出了一个聪明的计划,给队里的每个广东士兵发10张“纠正卡”。任何在交流中无意中说广东话的人都会得到一张“校正卡”作为警告。结果,到月底,我收到了最多的“修正卡”。”司徒月塘笑着说道,通过这种锻炼,他慢慢会说普通话。

本地口音是一种天然的凝聚力,从地理联系上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中国航空公司五班前所未有的团结、友谊和纪律,在军事试验和建设的历史上得到广泛传播。1955年,中国航空公司五班的所有学生都以无可挑剔的优异成绩完成了学业,全班都拿到了毕业证书。没有人留下。这是总参谋部测绘学院成立以来的第一次。为此,学院特别授予他们三等集体功绩。斯图尔特岳塘因其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奖学金。

功勋奖她在绘制地图时从未犯过错误

毕业后,司徒悦堂以无比的热情投身于新中国的航空测绘事业,全心全意投身于航空测绘办公室。这所学校近三年的密集学习给了她巨大的能量储备。不久,她从一名新手成为测绘总参谋部航测队的主力。

月塘每天都用细笔在图纸上画出无数的曲线和各种地形符号。在她画的许多地图中,从来没有任何错误。小组里有“难以咀嚼”的照片,所有这些照片都交给了她来策划。她经常说:“地图是指挥官的眼睛,一个粗心的举动会给军队带来困难和损失。”

由于她认真负责的工作,她的事迹于1956年10月《解放军报》发表,并被评为“优秀绘图技师”。多亏斯图尔特岳塘(Stuart Yuetang)的努力,她的测绘作业率达到了200%,扭转了当时航测队作业率不到50%的普遍下降,极大地鼓舞了人们的士气和人心。因此,她立功受奖。

司徒月塘这一代很谦虚也很简单。说到成就,她总是谦虚地说:“我有立功表现并获奖。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是对我专业水平的鼓励和鞭策。”在她看来,商业水平突出的原因不外乎33,354点爱学习、勤记笔记和及时总结经验,“这样才能不断提高。”

在测绘总局,斯图亚特岳塘也得到他的爱,并在同事的介绍下与同样在测绘总局的陈鲍鲲喜结连理。

时间流逝,1976年,两人搬到南方回到广州。尽管斯图尔特岳塘离开了他心爱的测绘岗位,但他的工作始终与测绘有关。无论是在供水公司从事档案管理,还是在1986年退休后受雇于市房管局(现广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充分发挥余热,他都需要接触绘画和测绘。"这些企业都是相互关联的,所以我很容易做到。"

采访接近尾声时,斯图尔特岳塘坐在客厅里。他的妻子陈叔叔微微俯下身,将当年赢得的金牌别在左胸。金牌见证了青春甚至辉煌岁月的逝去。

■特别计划:新快报记者张瑛子和陈红燕■专访:新快报记者黄文宇■特别摄影:新快报记者林琳

船检千辛万苦,船主千恩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