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华人程序员之死:去掉“滤镜”的硅谷很残酷

?

中国程序员之死:取消“过滤器”的硅谷是残酷的

观点

中国程序员秦自杀事件中,硅谷繁荣背后的“另一面”呈现给许多人。

9月19日,38岁的中国程序员Qin从Facebook(Facebook)硅谷总部校园自杀,这已导致许多硅谷中国人哀悼和抗议。参加抗议活动并要求真相的清华大学尹仪,最近被脸书开除。

20天后,由于媒体的深入评论,硅谷中国程序员自杀事件已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据媒体报道,秦先生的自杀直接是由公司内部办公室政治的“玩弄”引起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压力。 “季度业绩评估,不良评估,小组失败,SEV报告,一次又一次击倒秦,最后,他终于站不起来了。”

中国程序员自杀,揭露了硅谷的残酷一面

在一般印象中,美国是美国梦的制造工厂,而硅谷是美国梦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发生的地方,并且是全球技术圣地。然而,秦自杀事件使硅谷高科技和高级文明背后的“另一面”暴露给许多人。 硅谷的高科技公司不是天堂。像Facebook这样的世界级互联网巨头也存在。绩效评估不公平,工作环境压力大,对员工的机构歧视和其他缺点。

两者似乎相互矛盾,但它们不是谎言,它们都存在。这实际上是资本时代的长期真理:即使在互联网时代,公司仍然是寻求利润的主要目标,与劳动力的关系仍然是一种交易关系,这不可避免地导致公司的各种系统最终指向并驱动员工创造尽可能多的业务价值。

Facebook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秦自杀后,许多受访者提到,尽管Facebook已经很大,但高管们仍然希望保持初创公司的形象并与增长率保持一致。

当这种期望通过政策传递给经理和工程师时,将会发生巨大的扭曲:高压的工作环境,频繁的绩效评估周期以及机器人管理者系统,不仅适用于关键团队和职位的工程师。这很难激励,但可能会使每个人筋疲力尽。

这种高压不仅存在于Facebook,而且存在于整个硅谷。在硅谷,虽然没有“硅谷精神”,但硅谷人加班是很普遍的。

客观地讲,只要付出的努力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并且在巨大的压力下工作,就不能说在自愿情况下是不公平的。秦自杀的问题在于,在这种逻辑下不会发生他的悲剧,并且可能有许多不公平的因素。

根据媒体调查,秦刚加入Facebook仅一年零七个月。他工作非常努力,但是在绩效评估中的评分很低(可能导致解雇)。这是一种不公平的待遇,“这是Facebook固有的高度可量化的系统所造成的不可还原的恶魔。

失业对美国原住民可能并不重要,但这对像秦这样的外国梦想家来说是巨大的打击。这与绿卡,家庭生计,子女的教育程度,抵押压力,未来的出路以及工作中意料之外的变化有关,足以破坏中国的“美国梦”。

为了确保一天的稳定,他们只能加班“自愿”加班,上级和同事无意间和无意间拥挤,并吞噬自己的不愿和焦虑。但是很明显,这次,秦没有站起来。

高科技行业工人的困境

作为一个新移民,秦的自杀事件是一个案例,但它也间接反映了互联网兴起之后二十多年来硅谷疯狂所遇到的新问题:如何保持持续的高速增长残酷方式。

在风险投资的初期,许多公司可以轻松实现快速增长,甚至由于股份而使警卫也可能成为百万富翁。由于财富效应,每个人都是自愿工作狂。但是,成为大公司后,可分配的蛋糕变小了,财富效应减弱了,系统的弊端开始出现。

尽管高科技一直与非常成功的商业市场相关,但硅谷的工人通常并未从增长中受益。

世界上许多国家/地区的互联网行业都是“从美国复制”。硅谷的许多问题也将转移到许多其他国家的技术行业。如何解决持续高速增长和个人压力缓解以及官僚体系下行压力的问题,势在必行。

但是毫无疑问,诸如对秦的不公正评估和办公室的政治角色等具体问题是相关企业关注的重点。

尤其是那些互联网巨头有责任解决这些问题。消除工作场所欺凌和暴力行为,提供更公平的工作场所竞争环境,在“制度性问题”的掩盖下不能被视为死胡同。对这些明显的不公正行为的不当处理是公司一级职责的失职。

因此,有必要对中国程序员秦先生的去世所反映的硅谷普遍存在的问题以及与此相关的人格问题进行梳理和澄清。看到硅谷移除过滤器背后的真相并阐明Facebook的责任并不一致。

□信海光(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