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30亿美元的“买卖”告吹!Uber之后 孙正义又被共享经济坑惨了

?

摘要

[30亿美元的“买卖”失败了!继Uber之后,孙正毅被共享经济误解了。在孙正毅准备建立的全球“技术帝国”中,共享经济是一个重要的拼图。 Sunsoft的软银已经向共享旅行平台Uber投资了77亿美元。结果,市值为754亿美元的优步在上市当天就破产了。该公司目前的市值约为500亿美元。眼下,刚刚被优步(Uber)挥霍的孙政,对他投资的另一家共享经济公司WeWork感到悲惨。(每日经济新闻)

K图 UBER_0

这位日本首富,身高仅1.6米,具有出色的视野。 1999年,孙正义和阿云与阿里巴巴进行了交谈。阿里巴巴于2014年上市后,也给孙正义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日子过后,孙正毅想复制这一成功。 2016年,孙政一成立了愿景基金,规模达到了惊人的1000亿美元。

在孙正毅准备建立的全球“技术帝国”中,共享经济是一个重要的拼图。 Sunsoft的软银已经向共享旅行平台Uber投资了77亿美元。在今年5月Uber上市之前,软银向Uber增加了10亿美元。

结果,市值为754亿美元的优步在上市当天就破产了。该公司目前的市值约为500亿美元。

此刻,刚刚被优步(Uber)挥霍的孙政,对他投资的另一家共享经济公司WeWork感到痛苦。 10月2日,惠誉将WeWork信用评级(被称为共享办公室的发起人)降低到CCC +两级。评级前景是负面的,就在前一天,WeWork刚刚宣布取消IPO计划。该公司最初打算筹集30亿美元。 10月4日,有报道称,推迟IPO后,WeWork的领导层通知员工,裁员最早将于本月开始。

倒祭坛

9月30日晚上,WeWork正式宣布将撤回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招股说明书。这意味着,WeWork在8月14日提交了招股说明书,经历了创始人及其亲戚和朋友的发现,估值崩溃以及在短短两个月内暂停IPO计划的经历。

WeWork在招股说明书中说,“我们才刚刚开始”,但是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的IPO在开始之前已经结束。

作为孙政口的“下一个阿里”,软银曾经对WeWork寄予厚望。从2017年8月到2019年初,软银及其愿景基金向WeWork投入了近100亿美元,并有信心将其估值推高至470亿美元(目前价值在100亿至120亿美元)。重要的是要知道,自2010年成立以来,WeWork的融资总额约为130亿美元。

共享办公室公司的运营一直是一个谜。根据招股说明书,WeWork近年来处于亏损状态。从2016年到2018年,WeWork的收入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和18.21亿美元,净亏损分别为4.3亿美元,9.33亿美元和19.27亿美元。今年上半年,WeWork的收入为15.35亿美元,但净亏损仍为9.04亿美元。供参考的是,2018年同期,其收入为7.64亿美元,净亏损为7.23亿美元。

与此同时,WeWork今年上半年的预收款达40亿美元,是2017年底的八倍,但这归因于“会员协议的平均认捐期翻了一番”。

根据WeWork的预测,在全球280个目标城市的约2.55亿潜在成员中,总商业机会约为3万亿美元。

自招股说明书提交以来,更准确地说,自从快速发展以来,外界对WeWork的质疑从未停止。一些美国科技媒体甚至发布了一份文件,内容是WeWork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了110种“技术”,但这不是一家技术公司,而是一部“泡沫戏”。

蝴蝶效应

在Uber之后,孙正毅再次陷入了共享经济的概念。 Uber和WeWork是共享经济中的两个独角兽。 Sun的正义已被粉碎。看来他在投资方面太高调了。与Uber的上市相比,WeWork暂停上市对许多国内资助的“实时”办公公司而言并不像一场大地震。毕竟,“共享办公室创建者”这个名字并不是白冠冕。

国内投资机构经纬中国的创始合伙人张颖在9月25日对WeWork表示,WeWork的负面蝴蝶效应将非常猛烈,并且对许多中国泡沫独角兽公司的影响将是致命的。

从大环境的角度来看,戴德梁行认为,在经济形势尚未恢复的情况下,预计未来中国大多数城市的写字楼市场租金将继续面临下行压力。年。

2018年6月,潘石屹曾发誓要在2019年将SOHO3Q(一个共享的办公部门)分开,但现在他似乎没有公开提及它。

与此同时,国内共享办公室中的两个巨人的发展以及空间的发展也受到质疑。

今年2月,有报道称Youke Workshop希望今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并寻求30亿美元的估值。然而,据报道,7月,Youke Workshop将在2020年IPO中筹集2亿美元。据启信宝介绍,自2015年成立以来,优科工场经历了15轮融资。上一次是在今年4月,Long西房地产投资了2亿元。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该空间已在今年元旦之前完成裁员。公司宣布取消年会后,年终奖也立即被毁。关于该公司在美国的首次公开发行,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刘成成告诉记者,“上市计划不方便作出回应”并不是争夺“份额第一的份额”,而且从未考虑过。诸如“以高于市场价格30%的价格接受一个项目”和“无法按时偿还某些财产”之类的谣言总是引起一些头痛。

今年年初,优科工场的创始人毛大庆坦率地说,优科工场成立于三年多以前,并一直引起人们的怀疑。我个人经常听到“两个房东,咖啡很冷,孵化器做不到”等等,也就是说,没有确定性。他说,2019年,联合办公室的联合工作已经开始,尤科车间的习俗将继续到来。

共享办公室市场已经非常拥挤。作为商业房地产的衍生产品,与所有商业房地产一样,盈利能力是其最终目标。今天,WeWork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我不知道目前国内的门徒们是什么。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DF3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