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科创板倒逼投行转型 券商投行进入强者品牌为王时代

?

经纪投资银行进入了“强者为王”和“品牌为王”的时代

首席经纪人致力于建立一个多功能的金融控股投资银行,而中小型经纪人则试图采用“最佳投资银行”来开辟一条新道路。

“没有办法开垦山区和重水,在黑暗中还有另一个村庄,这是中国证券公司投资银行业务的真实写照。”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券商投资银行经历了三大波折,逐步走上了专业化,规范化,创新化的新格局。

“弱肉强食”的法律也挤压经纪人去面对弊端,并能够开创“强者为王”的新时代;中小型经纪人将不甘落后,将建立具有差异化发展的“精品投资银行”。 “新情况。”

概述经纪投资银行的发展,改革和转型之路从未一never而就。面对国际全方位投资银行的激烈竞争,券商投资银行不可避免地经历了一场“艰难的战斗”。

证券承销商为证券承销商

最高达到520亿元

1992年,经纪人作为承销保荐人的新力量,逐渐在银行和信托公司中建立了一条新的道路。在国内首批设立证券公司,企业发行股票的申请不断完善的背景下,中国证券投资银行业务逐渐具有自己的“话语权”。在随后的二十年里,经纪投资银行在不断摸索中不断摸索,并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提供了大量优秀企业。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数据,二十年来经纪经纪投资银行业务的发展概况:2011年至2018年的公开数据表明,该证券公司的证券承销和保荐净收入呈上升趋势。起伏。 2011年,证券公司累计承销,保荐人净收入241.38亿元。在随后的两年中,净收入急剧下降。 2013年降至128.62亿元。投资银行业务收入的下降主要是由于IPO的短期中止。经纪投资银行首次跌入临时“冻结点”。随着上市过程的逐渐恢复,投资银行的投资银行已经摆脱了新的“三年周期增长”。截至2016年,券商证券承销保荐业务净收入520亿元,创历史新高。

如今,随着IPO正常化,严格监管,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有序推进,券商投资银行迎来了更加规范,专业的发展。当前,证券业正在加速向数字化和智能化的过渡。科学和技术委员会的成立为尚未出现的证券投资银行带来了新的发展。证券投资银行的新格局是“强者为王,弱者出局”。中胶。

金融技术赋权

滋养投资银行创新土壤

使用金融技术来解决客户在证券交易和财富管理流程中的痛点和需求已经成为业界共识。经纪公司正试图通过投资金融技术来建立另一个新趋势,以使经纪投资银行能够实现投资银行业务的“曲线超前”。

据《证券日报》记者获悉,目前的券商正在积极拥抱金融技术之路,并且存在“加速”趋势。例如,招商证券早在2017年就提出利用金融科技推动投行业务变革,力求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为投行业务赋能的核心战略,并自主打造“智能大投行”平台,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手段,覆盖股权业务、债券业务及ABS业务多个业务链条,实现业务、数据、质量和风险的统一管控;国海证券于去年推出行业首个嵌入受托管理流程管理的债券存续期信用风险监测系统,这是金融科技在债券存续期开展风控的首次尝试;华泰证券更是将科技驱动作为公司核心竞争力,重点在人工智能、极速计算等核心领域加大自主研发力度,打造智能交易、高速行情、量化投研、一体化投资管理、数字虚拟员工等领先的数字化产品,并在行业内率先推出了机构客户数字服务体系,提升客户专业化服务能力。

某大型券商投行业务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投行业务是专业化程度较高的工作,项目时间周期长、项目审核过程严谨,这都要求投行人员投入大量精力和能力,完成项目。随着券商向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人脉资源+数字化改造能为投行业务解决更多难点。当然,前期金融科技投资与应用虽然很难为公司带来实打实的红利,却能为未来投行创新发展提供土壤,打造领先投行竞争实力。

事实上,近几年券商对于科技及信息技术的投入势头更是十分迅猛。6月19日,证券业协会披露的2018年券商相关业务情况中显示, 98家券商信息系统投入金额高达130.67亿元,较2017年全年增长16.89%;可见券商对科技的重视程度。

2018年12月份,证监会发布了《证券基金经营机构信息技术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办法明确提出,证券基金经营机构应当保障充足的信息技术投入,在依法合规、有效防范风险的前提下,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完善客户服务体系、改进业务运营模式、提升内部管理水平、增强合规风控能力,持续强化现代信息技术对证券基金业务活动的支撑作用”。这是证券市场中首个针对证券基金经营机构发展信息技术的规范性文件,也将券商发展金融科技上升到了行业监管的高度。

科创板倒逼投行转型

券商探索两种模式

若说金融科技赋能投行转型,那么,在科创板以及注册制改革的大背景下,投行也不得不加速转型。

2019年1月30日,证监会和交易所发布《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等 12项政策文件和征求意见稿。这是科创板引领注册制试点和资本市场重大改革的重要标志。另一方面,记者发现,科创板上市“红利”正进一步加速券商投行市场化竞争及转型行动,券商投行正式进入“强者为王”和“品牌为王”的时代,定价能力成为核心竞争力,优势资源向大投行转移。

一组数据充分说明了科创板引领券商投行转型的巨大变化:科创板首批上市公司为参与科创板首发上市保荐工作的券商投行带来“第一桶金”,一个月内科创板项目承销收入高达21亿元。而这样的业绩“狂欢”仅有20家券商参与其中,另外有承销保荐资格的73家券商只能“望尘莫及”。

更引人注目的是,科创板项目的保荐工作主要集中在综合竞争力、研究能力突出的大型券商投行。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证券、华泰联合证券、中金公司、国信证券五大券商投行已占半壁江山。

安信证券研究报告指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券商投行将获得承销业务的定价权,发行人更愿意为投行的风险定价能力支付溢价,承销市场份额也就逐渐往综合实力强的大投行集中。”

对于科创板为券商投行带来的变化,《证券日报》记者与多家大型券商及中小型券商投行人士交流后发现,当下各家券商投行业务发展的确有所差距,总结起来即是将券商投行发展由“资源竞争”优势转变为“品牌效应”和“精品效应”。

具体来看,注册制下,原本综合实力较强、规模较大的券商投行团队不缺承揽资源,精英化承做模式“老练靠谱”。这种资源竞争优势逐渐转型为“品牌效应”,头部券商投行正在向高盛、摩根士丹利这类全能型大投行靠拢,规划构建全能型金融控股投行。

另一方面,一些中小投行因为资本金、研究能力的局限,项目资源较少,只能采取集中差异化战略,转向专注于某个行业板块或某个地域板块,提高竞争优势,从而走出一条“精品投行”的发展新道路。

(责任编辑:王彦娜 HN117)

青年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