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杨育才:中国军事发展成了谁的“威胁”?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australia)最近发布一份研究报告,称美国在印太地区不再享有绝对军事优势,称中国继续增加精确远程导弹数量,几乎覆盖西太平洋所有基地美国地区、其盟国和伙伴国、机场、港口和军事设施构成重大威胁。

报告内容及相关意见必须区别对待。其中,与提高我国导弹武器实力有关的内容并不局限于具体的数值偏差,也不必否认。进入新世纪,中国军队的战略威慑力和实战能力明显是客观存在的,各种服务业的发展,尤其是火箭兵的装备和技术能力的发展,是毋庸置疑的。当然,报告中模棱两可或不准确的部分应予以澄清,谨防误导。如果美国在印太地区不再享有绝对的军事优势,这一事实自其竞争对手建立核战略威慑能力以来就一直存在。这种变化远非近期,甚至不是中国的事业。同时,美国对任何一个对手的整体优势依然突出。美军的系统保障能力和各大分队的实战能力非常强。加上军事同盟的作用,在世界上很少有人能与之匹敌。此外,必须坚决揭露和驳斥“中国威胁论”的妄想悖论和蓄意怂恿。认为中国导弹对美国及其盟国和伙伴国构成重大威胁的观点完全是危言耸听和投机。

就国家军事建设的性质而言,我国是战略防御型国家,其防御战略是在区域内实施的,主要是为了防御战略部署。没有威胁他国的战略,没有进攻性的军事战略部署,也没有威胁他国的历史。关于如何解决国际利益中存在的矛盾,中国主张平等对话和政治解决,从不威胁使用武力和武力。任何一个对中国没有敌意、无意干涉中国内政、蓄意侵犯中国主权的国家,对中国都没有军事选择。

从中国军事力量发展的现实来看,中国已经占据优势,必须严格限制区域,地方和区域的范围。中国自己的统一问题尚未得到解决。海外利益越来越需要保护。通过威慑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维持国家军事安全和区域和平的战略需要是巨大的。至少在现阶段,当前军队的发展跟不上维护国家和地区安全的使命。建立强大的军队和世界级军队的战略仍处于起步阶段。

如果我们不得不说“中国威胁”,那就意味着中国有一定的能力来抵制可能的外部侵略和干预。中国日益强大的反介入能力,或“反干涉”和“区域拒绝”能力,可能对侵略性侵略者的暴君和地区霸权政策构成真正的障碍。

在“第三抵消战略”的框架下,美国提出了一系列新战略和运作概念,均为中国的遏制战略服务。这些论点包括美国军方对南海主权的“自由航行”行动,以及该船经常穿越台湾海峡。中国面临的军事威胁是现实的。如果没有一定的反击能力,我担心对中国和一些东亚国家的大规模局部战争已经到来。该报告表明,美国应该进行必要的战略调整,真正将战略重点转移到印度太平洋地区。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这个提议可能具有洞察力,未来可能成为“重新平衡”中国的战略组成部分。 (作者是国防大学教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