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腾邦国际深陷债务危机 原实控人挪用资金至少30亿元



[深层]天邦国际陷入深陷债务危机

票务代理服务提供商Tenbon International(.SZ)的债务危机已经全面爆发。最近,该公司经历了钞票冻结,票务业务停工,一些分支机构悄然逃离,代理商阻止债务,以及员工股权激励分离的长期未付款。

此外,界面记者专门了解到,自去年年底以来,大量债权人已经对天邦国际及其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和原始实际控制人钟百生提起诉讼。 Tenbon International,Tenbon Group和Zhongbaisheng的大型资产和银行存款被冻结。

自2011年上市以来,天邦国际每年净利润超过1亿元,并已筹集资金。推动这家公司破产的困境是什么?

债务诉讼集中了

8月16日上午,收回欠款的中小型机票持有人在腾邦国际的接待室里挤满了人。在听到公司“BSP票务触及2.17亿元”的消息后,自8月12日上午起,这些票已连续4天收债。

8月8日,天邦国际发布公告称,由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BSP机票(总计约2.17亿元人民币),上市公司和部分子公司拖欠了款项。根据相关规定,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终止了其子公司签署的客运销售代理协议和取消IATA授权旅客代理商的资格。

这一决定意味着已经开展了票务代理业务的腾邦国际完全“阻止”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分发机票的主要业务。

界面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涉及腾邦国际低级票务代理的欠款总额约为5000万元,影响了200多家中小票务代理商。天邦国际四天前只拿走了30多万元,解决了几个小票持有人欠款的问题。知情人士说:“该公司目前无法赚更多钱。”

目前,一些名为Tenbon International及其子公司的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告显示,天邦国际及其子公司共有45个账户,冻结账户余额约为1797万元,其中三个涉及贷款合同纠纷。公告的补充,其他账户冻结的具体原因暂时无法确认。

事实上,目前的尴尬只是天邦的国际债务“冰山”的一角。在2018年底,公司的资本链危机已经集中。

根据界面新闻的独家新闻,从2018年底到2019年4月,由于与多家银行和金融公司的债务违约,债权人在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保护腾邦国际和投诉前Tenbon国际商业服务部。本集团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邦集团)名义的财产总额约为5.12亿元。

根据界面新闻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4月17日,法院已裁定腾榜国际的财产将被扣押和冻结,腾榜国际的财产将为173.32万元和一些高级管理人员将共持有上市公司249万股;集团财产拥有约1.77亿元人民币,持有上市公司495万股,持有天邦资产12.7%股权;扣押并冻结了天邦物流,天邦集团,天邦资产和中百盛的银行存款。共计1.6亿元人民币。

一些诉讼决定如下:

于2019年5月,天邦物流与深圳万之利贸易有限公司发生了约2400万元的贷款纠纷,并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腾邦国际董事长钟百生和副董事长段乃奇都有许多财产被法院冻结。

相关《民事裁定书》显示,深圳联合新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前财产申请,法院裁定该财产被扣押,冻结或分配,以封存,冻结或转让腾邦国际的财产至至少1,121,700元。 ()

深圳中金前海腾邦第一基金中心(有限合伙)提出诉讼前财产保全申请。法院裁定,天邦集团和中百盛的财产为1.76亿元。 (2019年4月17日)

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提出了诉讼前财产保全申请。法院裁定Tenbon Logistics,Tenbon Group,Tenbon Assets和Zhongbaisheng的封存,冻结或分配总额为1.6亿元人民币。 (2019年4月9日)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提起诉讼前财产申请,法院裁定公司被Tenbon集团,天邦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扣押,冻结或转让价值8865.73港元,天邦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和中百盛。万元财产。 (2019年3月25日)

杭州巨鲸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提出了诉讼前财产保全申请,法院裁定Tengbang集团的财产价值1447万元被查封,冻结或转让。 (2019年3月12日)

深圳伊甸软件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前财产申请,法院裁定遗嘱执行人腾邦国际的财产被扣押,冻结或分配至少52万元。 ()

深圳市国投中升第六合伙(有限合伙)提起诉讼前财产申请,法院裁定以Tenbon集团名义下的第3548.5万元财产被查封,冻结或转让。 (2018年9月11日)

上海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前财产保全申请,法院裁定腾邦集团的财产为.7万元。 (2018年11月8日)

上海平安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提出了诉讼前财产保全申请。法院裁定该公司被查封,冻结或分配名称为1937.98万元。 (二一八年十二月一十八日)

相关《协助执行通知书》显示法院裁定冻结Tenbon集团持有的Tenbon资产12.7%股权(3年)。 (2019年5月5日)

外债无力偿债

据公开资料显示,天邦国际成立于1998年,前身为深圳天邦国际票务有限公司。腾邦国际从票务分销业务开始,通过航空业务进入旅游市场。目前,公司的主要业务涵盖三大业务板块:出境旅游,机票分销和旅游金融服务。

截至5月16日,中百盛和腾邦集团共持有上市公司28.86%的股份。钟百生是Tenbon集团的创始人和董事会主席。

21.7亿元的BSP票务雷霆只是一个导火索,这个曾经旅行的巨人的秘诀是什么?

林彪是深圳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负责人。 2018年,林彪的风险投资公司前往深圳通海荣益银行小额信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义兴)的小额贷款平台。提供了约人民币7,000万元的贷款。这笔贷款由Tenbon International和Zhong Baisheng担保,应该在2018年9月偿还。

然而,由于“腾榜国际账户没有资金,还款被推迟”,林彪的风险投资公司将于2019年6月与荣义兴,天邦国际和钟百生一起上法庭。林彪说,钟百生6月份多次与他见面。 “我建议不起诉,但我没办法。”

像林彪一样,几位前雇员正式站在天邦国际的对面。界面新闻获悉,参与腾讯国际股票激励计划的一些前员工已经提交了一份深圳证券交易所真实姓名的报告,要求上市公司退还员工对离职员工的奖励。

根据数据,2015年1月,天邦国际披露了第二个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并以每股14.06元的价格授予了总计966万股限制性股票,占当时上市公司的股份总数。公告。 3.95%。自授予之日起12个月后,股票分四批解锁。退休员工已被授予但尚未解锁的限制性股票由公司以回购价格回购并取消。

但是,许多在2018年底之前或之后离职的员工都没有收到腾邦国际应该归还的股票奖励。

无论外债还是内债,已经崩溃资本链的天邦国际都无法偿还。

今年1月9日,公司副董事长段乃奇发表声明称,于2018年10月9日,天邦国际第四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取消全部或部分股权激励股份。 45名人员并返回上述内容。该人在早期阶段支付权益。由于公司的资金安排,该公司已经退还了名单上一些人员的股权,一些资金尚未支付。未付金额总计约340,600元。由于支付的拖延很长,一些无偿的人员已经向中国证监会报告了此事。为了消除事件的后续影响,特殊应用基金部门将按照计划支付相关资金。

0508-icmpfwz9722997.jpg

一位熟悉腾邦国际高层官员的消息人士告诉接口新闻,上市公司仍欠20多名股票奖励,这些奖励已经离开公司,员工人数近百万元,其中许多员工提交了真实的名称报告深圳证券交易所。但是,由于上市公司的资金非常紧张,他们只能“先解决最暴力的员工”。

8月14日下午,界面新闻称腾邦国际秘书长办公室对上述声明进行了调查。相关工作人员说,秘书长正在开会,然后回答了访谈大纲。当天下午,记者打电话给腾邦国际的董烨手机,叶长文和叶长文挂了电话,回复说“接听电话不方便”。随后,记者将主要的面试问题发送到他的手机上。截至发稿时,未收到任何回复。

转移11个附属公司不被认为是

在债务困境中,一些相关子公司(阳光)公司逐渐离开腾邦国际。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在2019年上半年,共有11家下属(太阳)公司和天邦国际完成了股权关系削减。但截至目前,上市公司尚未发布任何公告披露上述事项。

上述11家子公司的资产状况如何?什么是售价?投资者还不知道。

f836-icmpfwz.jpg

根据天悦的数据,上述11家原附属(太阳)公司大部分在2019年5月至7月间与上市公司天邦国际分离,或与腾邦公司分拆股份。此外,上述公司的大部分主要业务包括航空票务,许多公司在业务领域拥有更大的业务规模。

Tenbon International于4月25日披露的《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显示,2018年,上述11家附属(太阳)公司均为Tenbon International形成了非经营性资金,期末资金余额超过4617万元。

这种“退潮”与天邦国际的债务困境之间有什么关系?非经营性职业是否已偿还给上市公司?此时选择出售多家子公司,Tenbon International的财务压力难以回归?

据知情人士告诉接口消息,相关儿子(孙)此次“走出潮流”还有另一种隐藏的感觉:公司从5月开始,为了筹集资金,每周支付两次BSP票,并逐步处置11家子公司的股权“五年前回购的PE购买价格,过去五年的固定资产净购买量已超过购买价格。因此,上市公司有严重的财务违规行为。“

同时,界面新闻询问腾邦国际董事会相关负责人对上述声明,并没有回应。

根据上海创元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峰的说法,上市公司应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标准披露公司的资产出售情况。如果“净资产”出售账户为上市公司最近一个财政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会计报告期末净资产比例达到50%以上,并超过5000万元。上市公司尚未披露股权变动情况,涉嫌违规。

原来的真实控制人资金被挪用?

根据财务报告数据,天邦国际近年来一直处于增加收入而不增加利润的尴尬局面。从2013年到2018年,天邦国际实现收入3.27亿元,4.64亿元,9.28亿元,12.8亿元,35.29亿元,4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亿元和1.24亿元。1.46亿元,1.78亿元,2.84亿元,1.68亿元。

在募集资金方面,腾讯国际于2011年2月15日上市所得款项净额约为5.98亿元,并获得约人民币2.52亿元的超额资金。在2015年和2016年,Tenbon International发布了股票激励计划,增资额为1,723万。元,1897万元; 2016年7月,公司将增加募集资金7.98亿元。

年收入超过数十亿,每年记录的净利润超过1亿。筹款行动从未停止过。为什么已经上市超过8年的天邦国际今天这样做了?

一些知情人士告诉接口记者,在过去两年里,钟百生和腾邦集团背后直接侵占和侵占上市公司的资金至少30亿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根据公司相关融资贷款信息,钟百生控制上市公司以业务为由向银行和非银行机构取得信贷,然后通过子公司转移资金并自行收取。

“腾邦国际已经欠员工工资超过三个月,相关社会保障尚未支付。”上述内部人士表示,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资金危机愈演愈烈时,钟百生仍然没有阻止对上市公司的挪用资金。根据上市公司相关基金的详细说明,截至2019年上半年,天邦国际被原控股股东天邦集团挪用,融资资金超过2亿元;而Tenbon集团的利益超过人民币2500万元。

天邦国际《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显示,2018年,腾邦国际与其关联公司之间的资本交换累计金额超过294亿元,当前余额超过20.51亿元,即资金余额5.8亿元。今年年初。 3.45倍,附属(阳光)公司的利益占据上市公司的资金超过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超过900亿元资本交易所中超过90%的资金被非经营性资金所占用,这些资金被列入天邦国际的“其他应收账款”类别。

“早年,天邦国际收购了高价土地,投资保税区和大型并购公司,并投入了巨额资金。钟百生在行业中很有名,为了免费筹集资金。为了填补漏洞,钟百生推出了私募基金。在社会上筹集资金的成本非常高,但钟百生没有资本成本的意识。“林彪说,此外,天邦集团对上市公司的资金挪用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对于这种情况。

关于大股东是否挪用了上市公司的资金,界面新闻于8月15日送到了仲白生办公室。在对方连接后,“馈送”然后挂断。记者将采访问题发给了钟百生手机,截至新闻稿时未收到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天邦国际于5月16日宣布,该公司的控股股东Tenbon集团和实际控制人钟百生有意将其持有的1.78亿股公司的投票权委托给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石金,控股股东变更为深圳大金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腾讯国际证券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一年,天邦集团的一些问题已经影响了上市公司,现在提议将上市公司的业务和管理权下放给石金。

天邦国际深陷债务危机之中。原真实控制人钟百生及原控股股东腾邦集团此时选择退出上市公司。他们能真正明确自己的责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