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小说:建安凝视着母亲,母亲依然昏迷,眼角却慢慢流出两颗泪滴

fe25000071e82733f6ae

第4章:粘贴(5)

建安回到医院,推开母亲的病房,看到第二个妹妹抚摸着妈妈的手,泪水滴落,浸湿了脸颊。他惊讶地冷笑道:“第二个妹妹?”匆匆忙忙地擦了擦眼泪说道:“哦,没什么,只是看着母亲,心里很不舒服.”改变了,泪水又流了出来。

建安看着第二个妹妹,深深地喊道:“第二个妹妹.”泪水忍不住溢出来。在庞大的汉语词汇中,他找不到第二个妹妹的安慰词。在我母亲住院的日子里,我不这么认为。我想抱着妈妈的手,哭着哭,不分青红皂白地哭!然而,他家里唯一的男孩,他已经是大学生了。在他的姐妹们面前,他想变得坚强.他在心底默默地祈祷:也许在下一刻,母亲突然醒来,睁开眼睛,懒洋洋地伸展腰部,努力站起来,并再次为他们的姐妹们忙碌。为家人四处奔波。或者,睁开眼睛,看着她唯一的儿子,微微一笑,叫他的名字:Anzai?你会回来吗?妈妈太累了!妈妈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

建安还拿着凳子,坐在母亲的床上,双手插入母亲的白色被子盖,为母亲按摩腿部。当他按摩他的母亲时,他说:“第二个妹妹,不要难过。只要我们一起工作,妈妈就会好起来。妈妈很虚弱,但她很坚强,我.我能感觉到妈妈是努力工作。她不会这样堕落。我们不想气馁.“

他坚定地点点头,说:“是的,我很佩服我的母亲。我的家庭是村里一个贫穷的家庭,但我们的姐妹姐妹是村里学习最多的。除了只读过的姐姐。小学,我姐姐和我都读过。初中是村里读书最多的女孩。如果不是母亲的坚持,也许我和我的三姐妹都是小学毕业生,他们回家了工作。唉,母亲是我们孩子的大多数,这是很多工作。“

突然间,我觉得我母亲的手指似乎在移动。她警惕地睁大了眼睛,盯着母亲的脸颊。喊他的兄弟:“Anzai,快!妈妈醒来.”

建安看着声音,盯着母亲的面部表情。母亲还在睡觉,没有区别。他看着第二个妹妹,看到母亲的手在第二个妹妹的手中,仍然像以前一样,柔软而无知。他弯下腰,抓住母亲的另一只手,用手掌抚摸着那个老人说:“妈妈,你醒了!你最心爱的儿子已经回来了很多天。为什么你还在睡觉?妈妈. “

建安盯着母亲的脸,看着母亲闭着的眼睛,胸口充满酸味,嘴唇和牙齿充满了文字,她一次告诉母亲一个字。告诉。但是,妈妈,你听说过吗?在母亲的眼角,突然一连串的水晶眼泪慢慢地流向脸颊。建安吓坏了:“姐姐,妈妈醒了,妈妈真的醒了。妈妈,妈妈.”李建安尖叫,但母亲只是流下了几滴眼泪,她没有眨眼,也没说一句话,还是一言不发。睡觉。

建安飞步冲出病房,去了医生办公室。声音颤抖着喊道:“医生,我.我母亲醒了!她很有意识.”

医生赶到现场,主任医师,部门主任,值班护士,突然填满病房。医生和导演一直很忙。他们看着,询问,诊断并切断患者。病房里的一群人很忙,他们的眼睛盯着,盯着无意识的脸颊和病人的身体。经过一段时间的煽动,医生承认:“继续观察,手指动作,也许这是真的,也许这是一种幻觉。但患者的眼泪绝对是康复的好消息.”

病房以和平回应。

建安来到医生办公室,先与医生交谈,然后谦卑地问道:“医生,我妈妈?”

“更多关注观察,为老年人提供更多康复按摩。我们将进一步咨询,也许会创造奇迹。”医生说,并没有停止查看桌上的病历。

“谢谢你,谢谢你!你努力工作。那我就不会打扰了。”

建安告别医生,走出医生办公室。电话铃响了。韩雨,她匆匆忙忙说:“你好吗?你妈妈要去你的县。她要去医院看你妈妈。她以后可以联系你。”

“啊!”

建安吐了一句话,大脑缓慢了一会儿,没有回应。他只听韩雨说,“我先挂掉。她会给你打电话。”

建安一时间,如进入五里云。突然间,思绪被笼罩,阴霾被迷住了,他思维的空间也混乱无序。他不知道如何应对未来婆婆的突然访问。我的心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她是怎么来的?应该是我必须首先访问门,以满足常识!为什么.建安再次回放寒假护送韩雨回家,看到女士的慢动作,心中再次出现了一个不起眼的潮流,心情有点灰,呵呵。他暗自叹了口气:“哦,无论如何,来到这里,无论如何,你必须面对它,你不能退缩。”

建安在脑海里重播了与韩愈,韩愈的父母和家人有关的照片,并一直回到母亲的病房。第二个妹妹仍在按摩她的母亲。当她看到哥哥回来时,她轻声低语:“医生说了什么?”

“医生说.说恢复更乐观,继续做好恢复按摩,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奇迹。我真的希望母亲能早日康复。”建安说,累坐在床边的小床上,精神有点颓废。

“你怎么了,你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吗?”担心地问道。

“不,累了,我想休息一下。”建安回答了第二个姐姐的问题,但他正在考虑韩愈所说的话。他犹豫着告诉第二个妹妹韩雨的母亲要来了。我不知道怎么说。他害怕给第二个妹妹增加心理负担。最后,他偷偷地说:不,现在情况并非如此。母亲恢复是最重要的事情。即使韩雨的母亲真的来了,她也不必告诉她的第二个妹妹,她的母亲是谁。

当我毕业的时候,我的母亲可能已经康复了,家人很高兴坐在一起,然后将韩雨介绍给她的父母,大姐,第二个妹妹,第三个妹妹.虽然第三个妹妹关系很好与韩雨一起,毕竟我没有承认韩愈的关系。当时告诉家人将是一个很大的惊喜,父亲,母亲和妹妹将为他更加自豪。妈妈很乐意抱着韩雨的手,抚摸着她柔软嫩滑的皮肤,要求董问西方,妓女的长侄女短歌,并且会给韩愈她最好的饺子,会收她收集几十年的嫁妆韩钰手腕上戴着手镯的手工艺品.

建安忍不住看着他的母亲。一双深情的眼睛盯着母亲的脸。眼睛的静止关闭和平静,所以建安有很多情绪。他忍不住对母亲低语:“妈妈,你累了。但你睡了。”已经太久了,我的儿子真的希望你醒来!你知道,我的儿子要毕业,我想毕业,我会毕业。你总是珍惜你儿子的学习,你不会让你的儿子睡着了吧?妈妈,我需要回到学校,但是我儿子想看到你多少醒来,看到你恢复的身体。然后儿子可以放心!“

建安说,情绪状况,眼泪溢满了眼皮。他盯着他的母亲,他的眼睛很明亮。母亲的眼睛流下了另一滴眼泪,泪水悄无声息地像一滴水晶般的露珠一样滑落在母亲的脸颊上.我也觉得我母亲的身体似乎在移动。她睁开眼睛仔细看着妈妈的手脚。看看母亲的手脚:啊!

第二个妹妹震惊了她的兄弟,建安正盯着她母亲的脸。他突然转身说道:“第二个妹妹,你看.”

“是的,是的,我觉得我母亲的腿似乎在移动!它只是.”看着母亲的眼睛说道。

“医生.”建安跑出病房,去医务室找病,并告诉医生母亲的病情。主治医师带着建安去病房做了一个简单的诊断。没有说什么,转回病房。建安很着急,然后出去问道:“医生,我的妈妈,醒着,她应该恢复意识吗?”

“可能有间歇性感知,创伤性脑损伤患者,康复过程非常复杂,需要再次观察。”医生说“断断续续”,“复杂”,“过程”,这些话,让建安迷茫,不知道母亲康复的漫长道路,需要多少日出和日落。他惊呆了:“好吧,请让医生打扰,然后再次咨询,好吗?”

医生点点头:“现在,没有特殊的方法,只有观察治疗,治疗经验,康复治疗,患者及家属的配合非常重要。”

建安似乎明白了医生的话。但是,我想问一下这种疾病是否会在将来引起任何后遗症。但医生被其他病人的家人叫走了。

建安目瞪口呆,如云朵的深渊,大脑屏幕上闪过一个问号,母亲,母亲,儿子应该怎样叫醒你?